走向胜利 | 青蒿香飘水口桥

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unan.gov.cn 发布时间: 2020-08-21 08:25 【字体:


8月18日,冷水滩区黄阳司镇水口桥村,区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操作植保无人机给青蒿灭虫。

  在我省,有个贫困村,与诺贝尔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常年种植青蒿,屠呦呦研究它,提取青蒿素,防治疟疾,获得诺贝尔生物和医学奖。

  8月18日,记者一走进永州市冷水滩区黄阳司镇水口桥村,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顿觉神清气爽。越往里走,香气越浓。一路行走,一路清香。

  水口桥村的青蒿,进入了收割季节。几乎家家户户的坪前、马路边,都晒上了青蒿。不少人家已有青蒿叶子晒干、装袋了,家门前摆着一堆堆的青蒿秆,还来不及处理。

  中午时分,村委会对面的马路边,老大哥屈太山正顶着大太阳,翻晒青蒿。屈太山和老伴杨玉英以前在外打工,日子过得不错。可是,一场车祸,使他落下二级残疾,家里的钱花了个精光,成了贫困户。

  青蒿晒干了,叶子掉下来。屈大哥一边翻晒,一边把晒干了的叶子扫拢来,装进尼龙袋。“身体不好,只能做点翻晒的事,其他的事都要靠老婆”,他边说,边指给记者看,“腿受伤,弯不下腰,一砍,砍到了手上,一砍,砍到了脚上,你看,这、这,伤口。”

  “那你有个好老婆呀。”记者说。“是啊,砍呀、挑啊,全靠她,这样的老婆好,可以多找几个。”屈大哥开着玩笑。

  开玩笑,心情好。屈太山变了。老两口种青蒿4年,有10多亩,一举脱贫。去年,纯收入2万多元。今年,收了3000多斤叶子了,估计收入还要多些。

  种这东西能赚钱?万一卖不掉,吃又不能吃,烧又不好烧,怎么办?2011年,镇里刚号召种时,水口桥村人觉得这是吹。不动手。

  村干部带头,种了100多亩,真赚钱了。村民信了,开始种了,越种越多。前年,经济能人屈顺峰被请回村,当选支书。屈顺峰脑子活,运作起青蒿合作社,包销、包运。卖不愁,价格还高些,年底还有分红,村民们喜欢。种的人一下子多起来,由1200多亩,扩展到2000多亩。

  8月19日凌晨4时,65岁的武漫娥和老伴屈先忠,开始干活了。头戴矿灯,手拿镰刀,一蔸一蔸地砍起来。当年,她和老伴、前任村支书屈先忠,就是第一批种青蒿的人。天上繁星点点,地下也点点繁星。那是砍青蒿的人,用矿灯照出的光。一名路过的村民打招呼:“还剩几亩?”“还有4亩多,快搞完了。”武大姐直起腰来答话。

  “白天热,晚上凉快些,所以晚上砍吧?”记者趁机问。不完全是,武大姐说:“叶子掉了可惜呀,晚上砍,叶子沾着露水,不会掉。”

  水口桥村,最少的种了10多亩,最多的种了50多亩。1个月左右要砍完。人们还是蛮辛苦的。武大姐说,这段时间,有的人家凌晨2时就起床干活了。

  天渐渐亮了,砍青蒿的人们,脸清晰起来。鸭婆组的屈冬春,开始捆青蒿,准备挑回家。他家的青蒿今年受了一点虫害,但还是丰收了。栗树脚组屈勇华家的儿子屈少康,挑着一担青蒿路过。他在外打工,被老爸喊回来帮几天忙。新屋垸组的屈新华,还发明了一个新工艺。只见他腰缠插座,身拖电线,手持的居然是瓷砖切割机。手落青蒿倒,干得蛮利索。

  屈顺峰告诉记者,全村贫困户58户191人,目前只有1户3人未脱贫,今年脱贫没问题。

  (文/易博文 刘品贝 图/傅聪)

  ■记者手记

  能人引路,遍地能人

  易博文 刘品贝

  采访水口桥村,发现村里能人不少。

  屈太山虽有残疾,不能砍青蒿、挑青蒿,但是,捆青蒿、翻晒青蒿,干起来可一点都不含糊。他的老伴杨玉英,砍青蒿快得很,挑100多斤,脚步生风。

  屈新华68岁了,种青蒿16亩。砍倒一大片,面不改色气不喘,声音爽朗:“不累,还锻炼身体了嘞。”

  能人引路,才有遍地能人。前任支书屈先忠能干,带头种青蒿,点燃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希望之火,青蒿在水口桥村扎下了根。现任支书屈顺峰能干,别人当兵当2年,他当5年,部队留他;退伍后没几年,竟然成了个老板。他运作的青蒿合作社,公开、透明,规范、市场化。激发了人们的种植热情,水口桥村变得遍地青蒿香。

  还有一个能人叫屈昭云,记者很想采访。他种得最多,种了50多亩。太神了,怎么种的?到他家一看,关门闭府。邻居说:“睡觉了,凌晨1时就起床干活了,你们使劲拍门吧。”记者赶紧轻了声,退了回来。虽然采访没见上面,但是,知道他这么辛劳,记者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信息来源: 湖南日报      责任编辑: 宛俊余
打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