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中国政府网|省人大|省政协

第二批低碳试点实施方案获批 多地列出时间表

2013年08月22日 字体:【   

  本报获悉,发改委已经批复完了第二批国家低碳试点的实施方案。

  “发改委希望第二批国家低碳省区和城市,都能初步测算并提出该试点未来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的年份。”一位地方发改委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也是第二批国家低碳试点与第一批国家低碳试点实施方案中的一个重大不同。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本报分析,坦率地说,第一批国家低碳试点的实施方案没有多少特色。“方案所提的指标,主要包括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单位GDP能源消耗强度、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森林覆盖率和森林蓄积量等指标,而这些指标大都是其他规划中已经有的目标。实施方案不过把它们做了汇总,没有提出属于低碳试点自己的独立的指标。”

  “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的测算和研究,其意义目前不在于峰值是多少,而在于它将对第二批试点城市形成倒逼机制,促使其更好地减碳。”林伯强对本报记者表示。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对本报解释,国家希望东部城市率先探索达到峰值,这样既可以为中西部地区腾出发展空间,也可以为中西部城市做出示范,从而加快全国温室气体排放峰值的到来。

  多地提出力争实现温室气体排放峰值

  公开资料显示,国家发改委于2012年11月26日下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开展第二批低碳省区和低碳城市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确立了第二批29个低碳试点。

  该试点范围为:北京市、上海市、海南省和石家庄市、秦皇岛市、晋城市、呼伦贝尔市、吉林市、大兴安岭地区、苏州市、淮安市、镇江市、宁波市、温州市、池州市、南平市、景德镇市、赣州市、青岛市、济源市、武汉市、广州市、桂林市、广元市、遵义市、昆明市、延安市、金昌市、乌鲁木齐市。

  根据《通知》,国家并没有要求试点城市测算并提出一个该试点未来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的年份。“这一要求是后来追加的。”前述地方发改委官员对本报介绍。

  在上述试点城市中,镇江是第一个主动提出温室气体排放峰值的城市。“我们起初提的叫拐点,不叫峰值。”镇江发改委的一位官员对本报介绍,之所以要提峰值,是因为镇江工业化程度比较高,正在创建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所以我们希望更好地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初步确定争取在2019年左右达到温室气体排放峰值。

  本报获悉,在镇江之外,苏州、淮安、宁波、温州等东部城市和广元等西部城市也都提出了要力争实现温室气体排放峰值,并初步确定了达到峰值的年份,分别为2020年、2025年、2015年、2019年、2030年。

  其中,《苏州市国家低碳试点城市工作初步实施方案》解释了峰值确定的过程。根据苏州发改委的介绍,近年来苏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步伐较快,呈现排放总量较大、强度逐年下降的趋势。2012年碳排放总量约为1.48亿吨,近十年碳排放强度年均下降超过6%。

  苏州市根据近年来苏州市能源消费和碳排放变动趋势,结合未来一个时期经济转型升级的目标定位,对碳排放总量拐点进行了分析和预测,提出力争在202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约为1.73亿吨,其中产业结构调整的贡献率超过70%。峰值经过较短时期(2020-2025)的波动后稳步下降。

  在本报获知的已经确定峰值的城市中,西部城市广元尤其值得关注。“和东部地区相比,广元发展相对落后,所以我们确定的实现峰值也相对较晚,这是由我们的客观条件决定的。”广元市低碳发展局专职副局长周勇对本报介绍,起初广元提出要在2025年左右达到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后来评审专家认为难度太大,最后确定的是在2030年。

  邹骥对此分析,东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发展阶段不同,所以提出的峰值实现时间也有所区别,峰值是一个预期性而非约束性的目标,将更多地体现其引导作用,促使城市更好地从高碳向低碳转型。

  全国温室气体排放峰值有望提前实现

  “第二批国家低碳试点的探索,也将为全国早日实现温室气体排放峰值,积累经验。”邹骥对本报记者介绍,国家正在积极研究确定温室气体排放峰值的时间点。

  邹骥认为,温室气体排放峰值取决于多种变量,包括经济发展水平、能源消费结构、能源强度、碳强度、人口的数量、技术的进步等,其确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关于峰值的时间点有各种版本。

  “在我参与的联合国[微博]2010年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中,提出到2030年左右我国的碳排放总量可以达到峰值,此后开始下降。”邹骥介绍,2030年左右是一个弹性的时间区间,一般理解为2025-2035年,可进可退,是一个符合科学原理的预测时间。

  对此,国际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2030年左右的目标过于保守。“根据我们的研究,从中国自己生态环境的压力来看,可以通过努力促使这一目标提前实现,比如明确到2025年。”

  同时,官方对峰值问题也曾有过一个表态。在2011年的德班谈判期间,中国气候谈判代表团专家徐华清表示,最乐观的估计,中国温室气体排放峰值将在2030年左右出现。

  杨富强认为,现在形势已经变了,未来官方可能会调整峰值的时间。“随着《全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实施,各地都要严格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在批量的天然气供应能跟得上的情形下,温室气体排放会大大减少。因此,大气的治理也将加速我国温室气体排放峰值的到来。”

  “尽管我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峰值尚未来临,但温室气体排放增速近年却在下降。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邹骥表示。

  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培林的研究,从2012~2022年的未来十年,我国碳排放总量还将继续增长,尚不会出现峰值,但排放总量增速将逐步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