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湖南两会专题>在现场>两会访谈室> 详情

医养结“亲家”,养老更放心

  【嘉宾】 

  陈慈英   省政协委员、省民政厅副厅长

  肖余胜   省人大代表、永州市民政局局长

  刘春花   省人大代表、湖南颐宁园老龄事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提要】 

  老有所养、老有所医是每个老年人朴素的愿望,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应有之义。目前,由于社会养老服务体制机制尚不健全,也出现过“子欲养而力不逮”的窘境。

  许达哲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推动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五大幸福产业服务升级扩容”,把“新增养老服务床位2万张”作为“十项重点民生实事”之一。这是省政府第三次把该项目列入年度“十项民生实事”,表明我省高度重视养老服务业,促进医养结合加快发展。

  如何加强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融合发展、湖南在这方面做了哪些探索……就百姓关心的话题,三位代表、委员走进联合访谈演播室,进行观点碰撞和智慧分享。

  【观点】 

  1 高龄化、空巢化增速加剧,市场呼唤医养结合 

  主持人:日常生活中看到,有比较好医疗保障的养老机构,往往人满为患,医疗条件跟不上的养老机构有大量床位空着。个中缘由,难道就是有没有医养结合吗?对于医养结合,市场要求有那么迫切吗?

  陈慈英:医养结合是养老市场的刚需,不是要不要、要多少的问题,而是哪里有供给、如何供给。

  我省从1996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比全国早3年。目前,全省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1183万,约占全省常住人口总数的18%;80岁及以上老年人144万,失能老年人200多万,城乡老年空巢家庭分别达到60%和55%以上,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增速加剧。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传统的家庭照料功能逐渐削弱,残障老年人、慢性病老年人、易发病老年人的养老,对医疗康复护理等方面的需求不断增加,而目前养老服务和医疗服务衔接紧密度不够,很多养老机构难以提供专业化医疗、养护服务,医院又无法对大病恢复期、后期康复、慢性病康养等提供生活护理,老年人的养老照料和医疗康复服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肖余胜:当前,我省养老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老人有不同的个性化养老需求,但目前大量养老机构不能提供,有能力提供的仅占极低比例,医疗资源很好的养老机构往往床位不够,一床难求,有特殊养老需求的老年人,如老年痴呆症患者、失能半失能老人等,他们的医疗服务、后续护理、康复照料等,享受不到有效的专业化服务。

  刘春花:农村留守老人养老问题比较突出。据调查,我省有些地区农村老年人口中,80%属于留守老人,高龄者多、丧偶老人多、病残者多,生活照料缺乏、精神支持不足,健康状况差、就医难,急切需要医养结合来养老。

  2 身边跟着一个“私人医师”,对疾病少了恐慌 

  主持人:就你们的切身体会,医养结合有哪些好处?

  刘春花:患病老人一般不太爱去医院,因为如果去医院,非常麻烦,要排队,要人陪,子女都非常忙,没时间。养老机构结合医疗康护,医生每天去查房,每天都会跟老人沟通,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解决,老人们就觉得身边有个“私人医师”一样,随时可以解决问题,心里对疾病少了很多恐慌。

  肖余胜:医养结合既是养老的需求,又是发展健康养老产业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养老机构的服务,不仅仅是生活照料,关键是康养怡乐。进驻机构养老的老人,基本上都有点小病小痛的,有的还是失能或者半失能的,有的有慢性病,如果医疗资源不进来,养老机构发展实际上也不会好的;医疗资源进来以后,有了医疗支撑,小病小痛就直接可以服务了,保健、康复、理疗等康养怡乐跟着就上了,保证了品质,老人们在这里养老,生活得更有尊严,更有质量,更加幸福。

  陈慈英:医养结合是个一举三得、实现多赢的好途径。首先受惠最多的是作为服务对象的老年人。小病小恙,就地解决,免得去医院奔波折腾。医疗机构,特别是大医院把医疗以后的康复、护理转到养老机构,解决了床位供给紧张问题,也减轻了过度治疗或者长期住院造成严重的医保负担。

  3 医养结合的关键就是让医疗资源进入养老机构 

  主持人:我们平常在养老机构难以见到医生,是不是医疗机构加一个养老院,或者养老院建一家医院,就算医养结合了呢?

  肖余胜:大量养老机构没有获批医疗资质,哪来的医生呢?我认为,医养结合的一大难点是钱的问题。医院不收那些需要长期护理的老年人,因为费用高、时间长,怕他支付不起。在医院,除医疗费之外,每天请护工的话,差不多200块钱一天。家庭条件好的还可以承担,家庭如果困难,确实无法承担。所以要尽快研究、启动开展老年护理保险,多渠道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难题。

  陈慈英:我认为,医养结合,不能理解为简简单单的“养老机构+医疗机构”。养老机构中的“医”,主要是管平时生大病治疗过程中间的前面一部分和生了大病、得了慢性病治疗以后后面的那一部分,换句话说开头的是健康管理,主要是预防,后面是长期护理和治病、治疗以后的康复,跟医院的医疗是有区别的。疾病的治疗还得去专业医疗机构,养老机构配备的主要是健康管理和护理康复、精神慰藉。

  刘春花:目前医养结合的难点,可能就是医疗资源不能进入养老机构的问题。医疗资源不能进入,原因是多方面的,关键的关键是人才不能进入。

  长期以来,医疗行业最热门的专业是临床。一个人花了大成本去学了临床,不可能来到养老机构从事这种工作,高端一点的人才进不来。同时,养老属于微利,工资待遇不高,两三千块钱一月的待遇是留不住高端人才的。这个矛盾成为制约医养结合的一个瓶颈。

  4 一个部门单打独斗不行,光撒手给市场也不行 

  主持人:既然医养结合对于老年人尤其是特殊患病老年人如此重要,怎么样才能推进“医”和“养”更好地结合呢?

  肖余胜:搞好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还在摸索阶段,没有固定经验,因此更加要敢于创新大胆试。我认为归结到一句话,就是政府领导、部门参与、社会支持。政府牵头领导统筹,民政、财税、国土、教育等部门协同配合,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性,分层次、分步骤实施。光是哪个部门恐怕不行,光撒手给市场也不行。

  劳动社保部门要配合民政部门,尽快开设护理养老保险,可以采取政府铺底一部分资金、私人交纳一部分、各个部门补贴一部分,然后购买商业保险补充一部分的方法,把这个经费问题解决。外省有些地方已经这么做了,效果很好,我省可以借鉴。解决专业护理人才紧缺问题,职业技术学院要开设专业,培养专业护理人才,对他们入职后的工资、待遇、职称评定等配套政策也需要完善。

  陈慈英:近年来,我省推进医养结合步伐比较大,首先是完善了政策体系。省里和各地陆续出台了医养融合的政策文件,把护理型床位占比纳入了养老服务发展重要指标。“十三五”期间,全省的养老服务床位要达到35万张,其中护理型床位不少于30%。保障措施主要有3个方面:一是要求新建的大型养老机构配套医疗护理功能。二是申报省级以上的彩票公益金支持养老机构项目,把“具备医疗康复功能”作为一个必备条件。三是在民办养老机构的运营补贴上,属于医养结合型的,补助标准比其他的高20%。

  在探索路径模式上,也形成了3个亮点。一是机构融合型的医养结合模式,在养老机构中设立医疗机构,部分医院转型为医养结合的服务机构,或者是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合作,像长沙的第一社会福利院,康乃馨、康乐年华公司,湘潭的第六医院等二十几家,已初成规模。二是社区嵌入型的医养结合模式,就是通过具有医疗康复功能的社区小型养老机构、日间照料中心,与社区卫生医疗机构合作,为社区的老年人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和医疗服务。三是居家服务型医养结合模式,主要是引导和扶持居家养老服务组织和医疗康复卫生机构合作,实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对接,像长沙万众和养老服务中心就属于这类典型。

  刘春花:要走出医养“两张皮”的困境,医养结合不能搞医是医、养是养。养老机构对老年人主要是健康管理、长期护理,另外就是满足失能失智等特殊老人康复的需求,如果没有这一块服务的话,养老机构其实称不上是一个好的养老机构。

  【故事】 

   医养紧密对接,为老人赢得救命时间 

  湖南日报记者 于振宇

  “多亏医院就在院子里,不然我哪挺得过来。”1月5日上午,住在长沙市康乃馨老年呵护中心的杨金莲老人在公寓外散步时,突然晕倒。老人身上的远程监测报警系统响起,医生迅速赶到,发现老人脸色发白,四肢无力,意识迷糊。他们急忙将老人送到医院急诊室,老人得以脱离危险。从发现老人晕倒到送到急诊室,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

  “年纪大了,身上都是毛病,在这里看病不用排队,家里人都放心。”杨金莲老人今年78岁,子女平时不在身边,老伴过世后,由于身患心脏病、高血压等慢性病,他自2013年住进了养老院,便再也没离开。她告诉记者,与别的养老机构不同的是,康乃馨除了有作为养老院的老年人呵护中心,还有专门给老年人治病的医院,以及用于老年人慢性病康复护理的专业护理院,有病治病、无病疗养。

  “当时杨金莲老人心跳只有40次每分钟,属于慢性心率,随时有发生心脏骤停的可能。如果养老院里没有治病的医生,救治肯定没有这样及时,风险会增大。”康乃馨公司负责人谢理轩介绍,老年人大多有各种疾病,容易发病,遇到紧急情况,迅速救治就能赢得救命时间。考虑到老人的医疗需求,康乃馨养老机构在成立之初就开办了医院。

  谢理轩告诉记者,康乃馨建立了“1+N”养老模式,依托其本部的医疗资源,正在长沙、邵阳等地社区铺设分支机构,为老年人提供连续性的健康管理服务和医疗服务,通过智慧养老信息平台还能进行在线远程体检和医疗服务,除了满足老人的看病需求,还向别的养老院输出医疗资源,提供专家坐诊、急诊、住院,提供看病“绿色通道”等服务,保障社区养老服务对象的医疗卫生、康养怡乐服务需求,惠及10万老年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