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数据>数据分析

近年来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效与挑战

  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旨在有效解决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与发展中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2016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第一年,也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开局之年。近年来,湖南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的决策部署,制定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全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稳步推进,收到初步成效,同时也面临一些挑战,需要积极有效应对。

  一、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见成效

  (一)去产能有效推进。我省推进去产能主要是从产能清退、产能输出和产能替换等方面发力。一是清退产能完成目标。产能清退主要集中在钢铁和煤炭等行业。2016年提前完成清退钢铁产能全年任务,同时注重钢铁产业升级,如:全省重点发展高强度耐腐蚀造船板、低铁损高磁感硅钢板,并与世界“钢铁大王”米塔尔公司合资生产高强度轻量化汽车板,促进钢铁行业向高品质方向发展。全省煤炭近两年主要是促进行业向规模化、安全化发展,2016年全年关闭煤矿318处,去煤炭产能2073万吨,全面完成煤炭产能清退年度目标。通过实施去产能的政策,煤炭、钢铁等重点去产能行业经营更健康,2016年12月末,煤炭、钢铁等重点去产能行业中长期贷款净下降18.1亿元,同比多下降9亿元。2017年继续坚持清退产能,并建立实施产能过剩企业市场化退出机制,1—5月煤炭、生铁、十种有色金属、水泥同比分别减产27.9%、4.9%、7.8%和1.6%。二是产能输出较快增长。2016年,我省对外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共新签合同额65.97亿美元,同比增长11.6%;完成营业额63.13亿美元,同比增长22.0%;其中,对外工程承包完成营业额34.34亿美元,同比增长10.2%。三是清洁能源占比提高。从产能替换来看,2016年清洁能源发电量为579.36亿千瓦时,增长9.4%,占全部发电量的45.1%,占比较上年同期提高2.5个百分点;其中,新能源发电量48.98亿千瓦时,增长51.8%,占全部发电量的3.8%,占比较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

  (二)去库存落实到位。当前去库存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全省将房地产去库存与农业人口市民化、棚户区改造、保障性住房建设、建立住房租赁市场等结合起来,积极出台政策鼓励农民进城购房,尽力缩短去化周期,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城镇化率也稳步提高,2016年年末我省城镇化率达到52.8%,较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一是去化周期缩短。2016年12月末,全省商品房待售面积下降12.3%,比上年末减少408.1万平方米,去化周期大幅缩短。2017年,全省着力化解三四线城市存量房,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5月末,全省商品房待售面积下降26.3%,连续15个月降低,同比累计减少892.8万平方米,全省商品房区划周期已降为14.2个月。二是棚户区改造顺利推进。2016年全省完成各类棚户区改造47.99万套,直接投资约1500亿元,货币化安置率达到72.7%,货币化安置拉动商品房销售1134万平方米,占全年商品房网签面积的比重超过10%。其中城市棚户区改造41.5万套,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8575套,分别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118.7%和107.2%。截止到2017年5月底,全省棚户区改造开工19.48万套,货币化安置16.38万套,货币化安置占84.1%,进一步推动了房地产行业去库存。三是个人住房贷款快速增长。截止到2016年12月末,全省个人住房消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33.5%,比上年同期提高12.8个百分点,全省新增住房贷款1115亿元,同比多增544亿元。

  (三)去杠杆降低风险。一是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2016年末,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529.4亿元,不良贷款率1.92%,分别比年初下降18.55亿元和0.34个百分点,不良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05个百分点。二是企业债券未现风险。到目前为止我省全部债券均正常兑付,2017年我省共有73支债券需兑付到期本金255亿元,未发现明显风险情况。且企业经营杠杆有所下降,1-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2.2%,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三是“PPP”项目进展有序。从2014年开始,分3年共推出3批199个省级示范“PPP”项目,总投资达3109亿元。2014年和2015年两批示范项目签约率达76.8%,落地率接近50%,均处于全国领先水平,2017年继续向社会推介“PPP”项目,共有117个项目作为第四批PPP省级示范项目,总投资金额1738.99亿元。

  (四)降成本效果初显。一是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全省认真落实“营改增”、“五险一金”减免等各项税费改革和优惠政策,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并继续“简政放权”,进一步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2016年全省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部取消,行政审批事项取消137项,投资项目报建审批事项减少23项。二是企业经营成本下降。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的成本下降了0.1元。今年1-5月,全省规模工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4.1元,低于全国1.52元。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平均税负率为3.2%,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

  (五)补短板多点发力。近年来,全省上下针对经济补短板多管齐下,多措并举,不同程度地拉长了县域经济、非公经济、开放型经济和金融服务业“四块短板”。一是小康程度不断提升。2016年各县市区扎实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小康实现程度均有不同程度提高。平均总实现程度一类县比上年提高2.8个百分点,二类县提高3个百分点,三类县提高1.9个百分点。其中,一类县、二类县和三类县经济发展平均总实现程度分别比上年提高4.1个百分点、4.3个百分点和2.2个百分点。二是非公有制经济占比提高。2016年,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实现增加值18739.85亿元,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60.0%,较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同比增长8.7%,比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快0.8个百分点。三是进出口呈现快速增长趋势。2016年我省进出口总值达到1782.2亿元人民币,呈现出前低后高、逐季逐月回稳向好态势。2017年以来延续上年向好态势,并逐步呈现快速增长趋势。1-5月全省共实现进出口总额798.2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2.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504.40亿元,同比增长61.9%;进口293.82亿元,同比增长63.8%;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563.10亿元,同比增长59.6%;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226.06亿元,同比增长70.7%。四是金融发展势头向好。2016年我省金融业增加值1268.28亿元,比上年增长8%。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3个百分点,高于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速0.1个百分点,金融业增加值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4.1%,同比提高0.3个百分点。五是全省市场主体发展较快。2016年,全省新登记注册各类市场主体56.5万户,同比增长20.8%;全省新登记市场主体资本总额10566.18亿元,同比增长44.2%。截至2016年底,全省各类市场主体总量达290.89万户,较上年净增32.52万户,增长12.6%。六是企业经营状况改善。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企业累计实现利润1620.52亿元,增长4.5%,较上年增幅提升4.2个百分点,39个大类行业全部实现盈利;全省规模以上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2731.63亿元,同比增长16.6%,比去年同期上升3.5个百分点。今年以来,随着市场逐步回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进,企业生产形势有所好转,企业效益出现较大改善。1—5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22.7%,高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速9.2个百分点,同比加快17.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增长18.8%,同比加快2.7个百分点。

  二、当前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面临的挑战

  (一)农业供给侧产业结构单一。从生产结构看,我省农业种植业“一粮独大”、养殖业“一猪独大”的格局还未根本改变,稻谷产量占到全省粮食总产量的88%,猪肉产量占到肉类总产量的83.2%。近年来,我省粮食生猪合计产值占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比重也高达30%以上。在畜牧业结构中,生猪养殖一家独大,近三年生猪产值占畜牧业产值比重均超过60%,而市场需求旺盛的牛羊合计产值占比仅不到8%。在种植业结构中,粮经饲三者失衡,粮食品种口粮有余、饲用粮不足;稻谷品质不优,高仓满储,外销渠道不畅;蔬菜以大宗低档菜为主,菜农市场信息匮乏,缺乏合理引导,易盲目投资扩种,导致蔬菜市场出现旺季有余、淡季短缺的现象。总的来看,农产品供给的结构性矛盾仍然较为突出,农业竞争力和整体效益不高。

  (二)工业供给侧内部结构不优。一是高耗能行业占比偏高。2016年,全省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30.6%,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占比仍然偏高。产业较低端、产能过剩较突出的原材料工业占规模工业比重较大、且近期有所反弹,不利于工业转型升级和节能降耗。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仅占规模工业的11.2%。今年1-5月全省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31.0%,虽然比上年下降了0.1个百分点,但比2016年全年提高了0.4个百分点。二是新兴行业增长势头不强。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整体呈现稳步提升的态势,但仍然不容乐观,从1—5月情况来看,部分传统优势行业尚未复苏,新兴行业增长势头减弱,工业生产回升受阻。其中,烟草制品业增加值下降1.1%,拉低全省规模工业增速0.1个百分点。工程机械行业持续下滑,由一季度的增长1.3%转为1-4月下降3.2%后,1-5月继续下滑,同比下降7.5%,回升态势明显受阻。新兴产业中的电子信息制造业增长20.3%,增速比一季度回落2.2个百分点。三是高新经济发展放缓。今年1-5月,全省高新技术产业中规模工业企业总产值增长12.8%,增速较1-4月和一季度分别回落0.9个和2.6个百分点。分领域看,八大高新领域中,六大技术领域增速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其中,产值占比三成以上的新材料技术领域增速比一季度回落6.2个百分点,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领域增速回落1.6个百分点。

  (三)服务业增长制约因素犹存。2016年,我省服务业增加值达14485.34亿元,同比增长10.5%,分别比GDP、第二产业增速高出2.6个、3.9个百分点,但比2015年下降了0.7个百分点,增速为近5年较低点,增长趋势放缓态势明显。一是成本费用上升较快。“营改增”试点全面实施以来,政策成效显现,但服务业企业仍面临成本和费用上升压力,利润空间不断缩小。2016年,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成本、三项费用合计2560.0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高达93.7%;同比增长17.6%,高于营业收入增速1个百分点。全省规模以上服务业亏损企业1312家,亏损面27.5%,比上年扩大0.1个百分点,亏损总额达123.43亿元。今年1-5月,规模以上服务业成本费用增速高于营业收入1.6个百分点,营业利润仅增长5.1%,比1-2月低21.4个百分点,营业利润率8.7%,比1-2月低0.4个百分点。二是现代服务业发展仍处弱势。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我省服务业内部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但仍不尽合理,传统服务业占比较大,占据产业链重要位置的现代服务业总量上仍处弱势。2016年我省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业、交通运输业和房地产业等传统服务业增加值合计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为36.7%;而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现代服务业发展缓慢,如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两个行业门类中规模以上单位数只占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单位数的24.7%,营业收入比重为38.0%,比2015年下降了2.1个百分点。三是消费供需矛盾突出。当前,消费需求平稳增长与消费品有效供给不足的矛盾仍然突出;养老、医疗、就业等社会基本保障尚不完善,制约了消费意愿;在消费升级、中高端消费需求十分旺盛的情况下,传统产能不能适应消费需求升级,海外购、跨境购发展迅猛,我省电商发展不充分,全省通过网上购物、网上服务而外流的购买力年均在1000亿元以上,消费外流问题严重。

  三、进一步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建议

  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和经济下行压力,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为促进全省经济转型升级、平稳回升,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必须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以国家战略为引领,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省考察时,提出湖南省位于“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过渡带、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即“一带一部”)的区位优势。在新形势下,我省做好“一带一部”文章,就是对“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具体化,将有利于强力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利用好区位优势。从区域经济发展方向来看,应往西推进大湘西融入西部大开发,对接亚欧大陆桥,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实现大湘西可持续脱贫;往南应推动大湘南融入珠三角的步伐,对接“海上丝绸之路”,积极提升该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能力;往东以长株潭为核心,以岳阳为“桥头堡”,对接长三角,构建长江经济带,培育长株潭岳新的经济增长极,实现全省深度融入长三角、珠三角两大经济板块,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促进“湘品出湘”,助推湘企“走出去”。二是利用好硬件条件。我省在中部崛起、长江经济带、长江中游城市群等国家区域性发展战略和规划中都居关键位置。目前,我省已基本建成“六纵八横”高速公路网,“三纵三横”的“田”字型普速铁路网,以及囊括京广高铁、沪昆高铁、渝厦高铁的长沙高铁综合枢纽,拥有1374公里的高速铁路;还有黄花国际机场已挺进全球空港百强、中部省份第一的位置,长沙临空经济示范区获批设立,以及通航里程位列全国第三的内河航道,依托便捷的交通,大力发展“临铁”、“临空”、“临江”和“临港”产业经济。三是利用好新动力。加快对接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积极开展与巴西、尼日利亚、俄罗斯、东南亚、中亚、南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的产能合作,支持有实力、有条件企业在境外建立生产研发基地,推动特色优势产业拓展海外市场,推进产能输出,消化工程机械、钢铁等相对富裕的产能。

  (二)以脱贫攻坚为重点,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发力补县域经济短板。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突出的短板,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就是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补齐县域经济短板。要坚决贯彻创新发展理念,激活县域经济发展活力,大力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宜农则农、宜游则游、宜工则工、宜商则商,走适合本县特点的发展路子,并继续抓好创新创业园区“135”工程,把园区建设成为创新创业的热土,推动县域经济快速发展。二是发力供需两端。从扶贫攻坚来看,“扶”是供给,“贫”有需求,落实精准扶贫方略,也要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念,不断增强扶贫举措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贫困群众不仅需要资金扶持,更需要政策支持、智力帮扶。原有“输血”式“大水漫灌”扶贫思路难以适应新的环境、解决新的问题,必须多从供给端发力,在增加扶贫供给总量的同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供给侧改革,切实提升扶贫供给的有效性和脱贫可持续性。三是推进体制机制创新。要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持续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加大改革创新扶贫工作机制的力度,创新绿色生产方式、产业、业态和发展模式,优化农产品生产,提升农产品的品质。

  (三)以转型升级为方向,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全面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加快扭转农业供给结构单一的问题,发展高档优质稻和特色旱杂粮,大力发展蔬菜、水果、茶叶、中药材等高效经济作物,精细布局优势特色产业基地;推进养殖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大力发展“互联网+”农业,以农村电商平台为重要载体,引导农户深入对接市场,增加有效供给,拓宽流通渠道。二是加快科技创新,培育“造血机能”。供给侧改革是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关键是创新。要进一步提高我省R&D经费投入,鼓励各类企业提高科研经费投入、增加研发活动,探索全过程科技融资模式,加大多元资金投入。当前我省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率只有10%-15%,大部分科技成果未能实现产业化。应积极推进企业主导的产学研协同创新,加强产学研合作平台建设,让创新成果在企业转化成实实在在的产业活动。三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与培育新兴产业相结合。紧紧围绕“调整存量、优化增量、做大总量、提升质量”,坚持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两手抓,打造制造业经济发展双动力。运用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推行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提升传统产业,延长价值链,提高产品附加值,促进“老树开新花”。

  (四)以环境治理为突破口,推进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落实严格的环保监管机制。去产能是供给侧改革的首要任务,特别是在钢铁、煤炭等重点行业和重要领域,要通过环境保护严格的监管机制淘汰落后产能,加强环境综合治理。二是推动产能结构优化升级。产能布局和结构的不合理是导致环境污染的主要因素,要通过提高环境准入的门槛,积极发展优质产能,严禁低端产能,通过企业的升级改造和加强环评,推动产能结构的优化升级。三是强力推动环保工程项目。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因素是需求不足,因此,通过加大环境整治力度,推动发展环保工程项目可以有效扩大市场需求,刺激消费者对生态产品的潜在消费力。

相关附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