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数据>数据分析

湖南工业经济2016年运行情况及2017年形势展望

  2016年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一年来,全省下上认真贯彻中央和省委的各项决策部署,正确认识、把握、引领新常态,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保持战略定力不动摇,积极应对各种挑战和困难,全省工业经济保持了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发展局面。

  一、2016年全省工业经济运行总体情况

  (一)生产运行缓中趋稳。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6.9%,比上年增速减缓0.9个百分点。从运行趋势和轨迹看,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的增速分别为6.2%、6.5%和6.6%,综合全年增速,整体呈现稳步提升的态势,其中年初增速最低,年终以最高增幅收官。从年内的月度增速运行情况看,在总体上则呈小幅波动上行的走势,其中9月份增速在平均水平下方运行,其他月份在平均水平上方运行;7、10、12月的增速站在7%以上,其他月份在6.5%左右波动。

  (二)企业盈利有所好转。2016年以来,随着工业品价格环比总体波动上涨、同比下跌幅度收窄,以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等政策举措实施效果的显现,企业盈利状况整体有所好转。盈亏相抵后,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企业累计实现利润1620.52亿元,增长4.5%,较上年增幅提升4.2个百分点。39个大类行业全部实现盈利,其中,汽车制造业实现利润72.16亿元,增长1.4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扭亏为盈,实现利润25.91亿元;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实现利润89.97亿元,增长20.3%;医药制造业实现利润67.68亿元,增长28.2%。

  (三)发挥贡献比较突出。2016年,全省工业增加值增长6.6%,工业经济对地区生产总值的增长贡献率为31.6%,拉动GDP增长2.5个百分点,虽然工业经济增长趋缓,但仍是拉动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2016年,全省工业企业实缴税金总额1311.75亿元,减少3.7%,占同期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0.8%;全省规模工业企业平均吸纳就业人员320.90万人,略减0.7%。

  (四)扩张步伐趋于谨慎。固定资产投资是体现行业扩张的重要指标。2016年,全省完成工业固定资产投资10274.71亿元,增长7.5%;其中,完成工业技术改造投资5902.14亿元,减少5.9%。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上年减缓9.3个百分点,工业技改投资增速比上年减缓25.4个百分点。

  二、2016年全省工业经济运行主要特点

  (一)行业运行冷热不均。随着需求结构的变化和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推进,市场挤压竞争性增长代替了简单扩张式增长,各工业行业在需求适度增长、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运行呈现冷热不均的状态。

  一是食品等民生性消费品工业增长平稳。在钢性需求稳定增长的拉动下,与人们日常生活相关紧密的工业行业增长平稳。2016年,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木材加工和木竹藤棕草制品业和家具制造业,其增加值分别增长9.0%、10.7%、14.1%、11.4%和9.2%,增加值合计占全部规模工业的13.7%,拉动规模工业增长1.3个百分点。

  二是卷烟等特殊消费品工业遭遇寒流。2016年,在控烟力度加大、卷烟提税顺价等因素的叠加影响下,烟草行业遭遇市场寒流,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湖南中烟也没能独善其身。全省烟草制品业增加值虽然在12月份同比增长了50.5%,但全年增加值仍下降了5.7%,对规模工业的增长贡献率为-5.6%,拉低全省增长速度0.5个百分点。与前些年比,烟草制品业从平稳增长转为明显下滑,使全省工业经济增长遭遇了突如其来、始料不及的新压力。

  三是化工等基础原材料性工业和重点化解过剩产能行业整体低位运行。化工行业多居于工业产业链的上游,主要为下游产业提供生产资料,是整个工业体系的基础性行业。前5个月,化工行业增长基本稳定,但随着工业经济景气度下降沿着产业链回溯传导,6月起增长速度出现明显回落。2016年,规模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0%,增长速度比上半年回落3.2个百分点,比上年回落4.9个百分点,增加值占全省规模工业的7.8%,但增长贡献率仅有4.7%,拉动增长0.3个百分点。煤炭、钢铁是年内化解过剩产能重点行业,年初以来,随着去产能成效的不断显现,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压力有所缓解,全年增加值下降5.2%,降幅较上年收窄11.5个百分点;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加值则与上年持平。

  四是装备工业运行喜忧参半。一方面,大型生产装备制造类行业运行整体比较低迷。2016年,专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5%,增加值占全省规模工业的5.2%,但增长贡献率仅有1.3%,拉动增长0.1个百分点;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加值下降3.1%,拉低规模工业增速0.1个百分点。另一方面,部件型、通用型等以及兼具消费性质的装备制造类行业增长较快。2016年,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增长36.1%,增加值占全省规模工业的4.3%,但增长贡献率达到16.8%,拉动增长1.1个百分点;金属制品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6%、12.1%、11.5%、10.3%和9.4%,5个行业对规模工业的增长贡献率合计为28.2%,共拉动增长1.8个百分点。

  五是新兴行业及提质消费性工业增长快速。2016年,除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快速外,医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4.1%,对规模工业的增长贡献率为5.7%,拉动增长0.4个百分点;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0.5%,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增加值增长7.9%,两个行业合计拉动规模工业增长0.2个百分点。

  六是消耗性建材行业增长平稳。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较快增长为建材工业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2016年,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加值增长9.6%,对规模工业的增长贡献率为11.9%,拉动增长0.8个百分点。在规模工业的主要产品产量中,砂石产量增长36.4%,水泥产量增长3.8%,石灰产量增长21.8%,商品混凝土产量增长12.3%,水泥混凝土砖增长46.8%,沥青和改性沥青防水卷材产量增长1.21倍,平板玻璃增长25.3%,

  (二)非公经济活力较足。面对国内外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国有经济表现整体比较低迷,而非公经济相比较发展韧性较好、活力较足。2016年,全省规模工业国有企业虽然在临近年关的几个月发起冲刺,其中12月当月增加值同比增长26.4%,但全年增加值仍下降2.2%;另外,国有控股企业增加值微增0.6%,集体企业增加值下降了11.3%。与此同时,规模工业非公有制企业增加值增长8.7%,增幅比规模工业平均水平高1.8个百分点;增加值总量占全省规模工业的比重为77.0%,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非公经济占主导的股份制企业和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增加值分别增长7.7%和14.7%,其生产运行均好于国有企业。

  (三)产业升级稳步推进。工业产业链向中高端延伸升级。2016年,在全省规模工业中,高加工度工业、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0.6%和11.4%,增长速度明显领先于制造业和全部规模工业,其中高加工度工业增加值占全部规模工业的38.0%,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全部规模工业的11.2%,同比提高0.7个百分点。在全省规模工业统计的主要产品中,数控金属切削机床产量增长1.37倍,环境污染防治专用设备增长28.8%,工业机器人增长12.6%,新能源汽车增长43.7%,平板显示器增长46.6%。

  (四)集聚发展有效提升。2016年,省级及以上产业园区(含省级工业集中区)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9.4%,增幅比全省规模工业高2.5个百分点,增加值占全部规模工业的65.7%,比上年提升4.2个百分点;“长株潭”城市群规模工业增速领先全省,其中长沙的增速居各市州第1位,株洲、湘潭的增速分列第2和第4位,“长株潭”城市群规模工业增加值占全省的49.9%,比上年提高1.8个百分点。

  (五)骨干企业发力不足。2016年,规模工业大、中、小型企业增加值分别增长3.4%、6.2%和9.4%,大型和中型企业增加值增速均低于全省规模工业平均水平。按总量规模划分情况看,全年产值达100亿元及以上的企业,增加值增长3.9%,增加值占全省规模工业的19.7%,但增长贡献率仅为11.6%,拉动增长0.8个百分点;产值达50亿元及以上的企业,增加值增长5.3%,增加值占全省规模工业的23.5%,但增长贡献率仅为18.5%,拉动增长1.3个百分点。

  三、2017年全省工业经济运行形势展望

  2017年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展望全省工业经济发展,将继续面临改革深化推进带来阶段性阵痛的挑战,还将面临世界形势新变化下的全球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的挑战;但同时,随着“三去一降一补”不断取得新成效,我国经济供求关系有所改善,稳中向好的积极因素不断增多。在此宏观环境和条件下,只要继续保持战略定力,进一步深化改革和创新发展,紧咬战略目标不动摇,科学施策、攻坚克难,全省工业经济仍将朝着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方向发展,增长速度将基本稳定在现有的平台上。

  (一)宏观面向好为工业经济发展提供了总依托

  2016年,我国经济运行表现平稳,实现了“十三五”良好开局,而且结构调整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经济增长新动能不断积累增强,经济增长的韧性进一步增加。2017年,我国继续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历史阶段,仍将面临错综复杂的局面和全球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的挑战,但一方面,经济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不断取得的新成果为2017年延续发展夯实了基础;另一方面,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2017年我国经济发展的总方略、总思路、总政策、总举措已经明确,经济稳定增长有护航有托底;第三,我国综合国力持续提升,应对外部纷争和挑战的能力增强,有能力妥善处理外贸、外交等各方面的复杂挑战,将不利影响控制在可控范围;第四,我国市场容量大,城镇化发展加速,经济发展空间和回旋余地大。总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宏观向好的势头不会改变,稳定释放的市场需求为工业经济增长提供了依托。

  (二)市场景气提升预示工业运行趋稳态势看好

  一是工业品价格逐步回暖。2016年初以来,工业品价格显现触底回升态势,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波动上涨,部分产品价格回升至历史较好水平;9月份,全省工业品生产者综合出厂价格同比实现上涨,结束了连续50多个月价格同比下跌的低迷状态,2016年全年全省工业品综合价格下跌1.1%,跌幅较上年收窄2.6个百分点。价格是反映产品供求关系的“晴雨表”,触底回升说明工业结构调整取得的成效累积增加,工业品供需矛盾有所缓解,有利于激发企业增加生产,促进工业经济增长。二是增长信心稳中有升。2016年,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多数月份处在临界点上方,且保持平稳扩张态势,表明制造业平稳增长的动力和信心逐步增强。

  (三)多点支撑增长预期比较有力

  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是工业经济发展的关键词,意味着工业经济将继续由扩张性增长向挤压式竞争增长全面转换,行业增长不可避免存在分化,但由于在前期,结构调整已取得了初步成效,行业运行增速预期在供求关系调整平衡中不断趋向均衡,分化程度将有所减弱。具体到全省,为减轻少数行业波动对工业经济发展的影响,近几年来全省高度重视培育多点支撑工业增长的行业体系,虽然部分骨干行业运行低迷,但部分新兴行业显露头角,为全省工业经济稳定增长注入了新动力。

  一是汽车制造业预期保持较快增长,但增幅将低于2016年水平。2016年,主要受新车型上市并逐步达产、同期基数较低的影响,全省汽车制造业超常规增长,担当全省工业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下阶段,随着产能释放空间的缩小和新车型跟进投放减少的制约,2017年行业增速回归正常水平的可能性较大。二是食品制造业,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金属制品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传统工业和基础性工业预期继续保持稳定增长。这些行业大多具有生产和消费双重属性,整个国民经济的平稳增长和工业的稳定发展为其提供了良好支撑。三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预期出现回升,但增幅将趋向平稳。主要是去产能成效将继续显现,以及基数降低的影响,行业下行压力减轻。四是专用设备制造业,烟草制品业增长压力有所减轻,但运行仍将比较困难。主要是去库存的压力持续较大,市场新增容量有限。五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预期增长压力持续加大。主要是骨干企业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加快增长的难度增加,对行业的增长贡献下降。

  四、几点建议

  (一)稳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持战略定力,不因经济短期波动而改变战略部署,切实引导“退低进高”,一抓到底。把淘汰落后产能、引导传统产业提质升级和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有机结合起来,统筹推动和引导工业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二)切实推动园区工业提质升级。园区是全省工业经济发展的主要载体,对全省工业经济稳定增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随着工业经济增长压力的增加,一些产业园区由于产业优势不明显、创新能力不足,也凸显出了发展后劲不足的问题。下阶段,要在进一步提高产业园区硬件建设水平的同时,着力围绕强化产业特色和创新发展能力,进一步提升园区软件建设水平,切实增强产业园区在产业培育和引导集聚发展方面的能力和作用。

  (三)有的放矢加强行业运行监测和指导。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既要积极稳妥推进落后产能淘汰工作,也要加强对优势、新兴等行业的运行监测和指导。鼓励烟草、食品企业根据消费需求的变化,加大研发力度,加快新产品开发速度,建立多层次、差异化的产品体系,扩大市场占有率,实现产业的稳定发展;加大对汽车行业的监测力度,鼓励汽车制造产业延长和完善产业链条,形成整车、零部件和研发等行业抱团发展的规模效应,乘势而上,避免整个行业出现大的波动;鼓励医药企业加大对中高端药品的研发,提高生物医药的比重,着力推动医药企业兼并重组,培育一批在全国知名的医药行业龙头企业;面对电子信息制造业加快发展压力加大的现状,着力引进和培育智能制造、集成电路等中高端电子产业项目,促进全省电子行业提质增效,实现可持续发展。

  (四)切实抓好企业发展松绑减负工作。密切跟踪国家出台的系列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的政策“组合拳”,完善落实措施,切实打通“最后一公路”,确保政策实效,为企业凝神静气谋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相关附件:
相关阅读